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 呼和浩特市新城区做第三代试管婴儿多少钱_呼和浩特市新城区试管婴儿费用_365助孕

弟弟患重病 姐姐打掉5个月胎儿捐骨髓救弟(图)

时间:2019-06-13 01:57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项泽华今年25岁,是宿松县千岭乡竹墩村人,2013年结婚,不久妻子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,一家人生活幸福。然而,今年3月初,噩运降临到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。3月5日晚,项泽华出现

  项泽华今年25岁,是宿松县千岭乡竹墩村人,2013年结婚,不久妻子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,一家人生活幸福。然而,今年3月初,噩运降临到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。3月5日晚,项泽华出现发烧症状,9日病情加重,清晨6点开始流鼻血,家人将他送医院救治,血才止住,此时已是上午11点了。

  项泽华今年25岁,是宿松县千岭乡竹墩村人,2013年结婚,不久妻子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,一家人生活幸福。然而,今年3月初,噩运降临到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。3月5日晚,项泽华出现发烧症状,9日病情加重,清晨6点开始流鼻血,家人将他送医院救治,血才止住,此时已是上午11点了。

  如此长时间流血显然不正常,家人感到不对劲,于是将项泽华带到蚌埠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检查。“我弟媳妇有个叔叔在这个医院,所以来这了。”项龙燕告诉记者,他们连夜去的蚌埠,并做了骨穿等检查。3月16日,检查结果出来了,项泽华被诊断为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。

  3月18日,项泽华病情再度加重,一度昏迷,大小便失禁。当天,项龙燕和叔叔、堂哥打头阵,赶到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。“我们村之前也有人得这个病,就是在这治疗,他给我们介绍的主治医生。”项龙燕说,19日,项泽华被120急救车送到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,当晚再次接受了检查,结果还是重型再生障碍性贫血。

  此时,项泽华的病情越来越严重,3月20日,医生建议“进舱”,所谓“进舱”就是病人进入无菌隔离病房。从这天起,直到现在,项泽华一直在无菌隔离病房,靠药物维持生命。

  项泽华“进舱”后,主治医师唐晓文建议家人赶紧做骨髓配对检查,因为只有骨髓移植才能救他的命。4月2日,骨髓配对报告出来了,爸爸项西林、妈妈罗金娥都是半相合,只有项龙燕10个点全相合。“医生说姐弟全相合的几率只有四分之一,我正好是的,说是最佳人选,因为半相合的人移植的话可能出现排异。”项龙燕说。

  然而,此时项龙燕已经怀孕5个多月,如何给弟弟捐骨髓呢?医生说,只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打掉胎儿。项龙燕在与丈夫和婆婆商量后,决定忍痛割爱打掉孩子。因为弟弟病情危急,她一度询问医生能否先捐骨髓后打胎儿,但被否决了。

  白细胞0.79、血红蛋白80左右徘徊、血小板只有10这些数据,项龙燕都记得非常清楚,她最牵挂的就是弟弟的安危。

  然而,弟弟并不知道她的付出。“有一次,医生说让我们抽血做骨髓配对,不小心让我弟弟听到了。他就说我怀孕了,坚决不让我抽血。”项龙燕说,她骗了弟弟,说只是抽血并不是捐骨髓,还骗他说医生说抽血不影响怀孕,而自己决定打掉孩子捐骨髓的事情更是一个字没提。

  “5号上午10点多打的引产针,前天到昨天,肚子痛得要死,昨天晚上孩子下来了。”昨天,项龙燕告诉记者,在回老家之前,唐晓文曾告诉她10天之后回到苏州,可是由于弟弟病情不能再拖,又打电线天就过去。“医生说先抽外周血干细胞,等我出了月子再进行骨髓移植。”

  “打掉孩子,老公和婆婆都同意,他们都说救人要紧,孩子还可以再生,都支持我。”项龙燕说,虽然她自己也是这么想的,可是内心却无法平静,对未能来到这个世界的孩子充满愧疚。昨天,记者看到她的QQ签名写着“舍不得”,她说她对不起孩子,孩子来得不是时候。“我也很挣扎,我就一个弟弟,我不救谁来救?可是打掉孩子又对不起孩子和丈夫。”项龙燕说,“看着天天痛哭的父母,我没有别的选择。”

  “真是作孽啊,我们对不起她婆家人哦!真的是对不起!”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母亲罗金娥这样说。

  项龙燕今年27岁,已经有一个1岁多的女儿。“我老公是大学毕业,思想不保守,对第二胎是男是女并没有特别看重,不过他还不知道打掉的孩子是个男孩。”

  昨天,记者看到项龙燕提供的项泽华住院费用清单,每天的花费在八九千元,有时候甚至近两万元。项泽华主治医师唐晓文介绍说,项泽华在无菌隔离病房待的时间长,加上骨髓移植手术和术后康复,全部花费在100万以上。巨额的费用,让一家人陷入困境。

  项龙燕说,爸爸项西林在城市工地打工,一年收入只有两万多元,妈妈罗金娥在家种庄稼、带孙子,只能维持基本生活。项泽华是宿松县城一家汽车店的维修工,老婆也在这家店里卖车,两个人一年的收入只有7万多元,这样的家庭状况显然无法支付100多万元的医疗费用。

  这时伸出援手的又是姐姐项龙燕。“我和老公都在上海上班,这些年积蓄有20多万,加上他取的公积金一共有30多万吧,这笔钱本来准备下半年买房子,现在不买了。”项龙燕说,她要把钱用来给弟弟治病,可是这仍然不够。

  “没办法,只能问亲朋好友借,能凑一点是一点。我借钱的时候都说了,如果我弟弟没救过来,欠下的钱我来还。”项龙燕说,从目前的情况看,医疗费用仍差50多万元,这让她和家人非常无助。(记者 徐文兵)

  项龙燕:是的。我就一个弟弟,爸妈天天哭,我的骨髓配对最相合,我不能见死不救。

  项龙燕:我没有公公,婆婆和老公都同意,还有他大哥也同意,说救人要紧,他们人很好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